<ruby id="zzrbv"><p id="zzrbv"><dl id="zzrbv"></dl></p></ruby> <p id="zzrbv"><dl id="zzrbv"><video id="zzrbv"></video></dl></p>

          <form id="zzrbv"><th id="zzrbv"><th id="zzrbv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欢迎来到 - 康琅阅读网 !    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qq日志 > 伤感文字 >

          敦煌:从“伤心之地”到“国家宝藏”

          时间:2019-09-15 00:56 点击:
          自近代以来,一批又一批守护者为拯救、;ざ鼗湍呖叩奈奈锖鸵帐醣甲吆艉,他们前赴后继,让敦煌重获新生,不应被历史遗忘! 一年后,在重庆举行的张大千临

            敦煌莫高窟是一座“国家宝藏”。它曾经繁荣,也历经被侵占、掠夺的伤心,如今的敦煌又焕发出迷人的魅力。

            自近代以来,一批又一批守护者为拯救、;ざ鼗湍呖叩奈奈锖鸵帐醣甲吆艉,他们前赴后继,让敦煌重获新生,不应被历史遗忘。

            “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”

            敦煌藏经洞经卷正式被中国政府接管是在被发现9年后,京城学者尤其是罗振玉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彼时,敦煌藏经洞的大部分精华已分别被斯坦因和伯希和攫取到手,运往伦敦和巴黎。

            罗振玉第一次在伯希和处看到“敦煌石室所藏唐及五代人写木刻本古书”时,心情尤为复杂,喜的是,尚能从伯希和处影印和传抄部分敦煌资料;恨的是,大部分精华均被伯希和运回法国。当他听说敦煌石室仍存有以佛经为主的8000件卷轴时,真是“惊喜欲狂,如在梦寐”。

            为免余经被他人所得,罗振玉利用其学部参事兼京师大学堂农科监督的身份,当即请学部发电报致陕甘总督毛庆蕃,托他将剩余卷子全部购送学部?悸堑礁仕嗥肚畹木们榭,为筹措经费,罗振玉又找到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刘廷琛,建议由大学堂出钱购买。刘廷琛以“无此款”推托,罗振玉只好向学部承诺“若大学无款,可由农科节省经费来购,不然,可将我个人俸给(当时罗振玉每月仅领得半薪40元)全部捐出”。学部终于8月20日致电甘肃:“行陕甘总督,请饬查检齐千佛洞书籍,解部。并造像古碑,勿令外人购买!

            一个月后,甘肃方面发回消息,已按要求购得余经,花费3000元。这比学部想象中的金额少了许多,学部决定留住这些敦煌文书,主动承担了运送经卷回京的工作。从敦煌到北京,觊觎藏经洞宝藏的大有人在,政府要求运送回京的行为又进一步证实了敦煌卷子的价值。路途中,地方官绅、军民盗取敦煌残卷的事件时常发生。1910年11月,这批敦煌经卷由学部转交给京师图书馆(现中国国家图书馆),共18箱。中途流失了多少?不得而知。为防再次被盗和丢失,1911年,佛学家李翊灼应京师图书馆之邀,对比较完整的经卷,按千字文的顺序,以字编号,并对其中2000多号经卷做了比较详细的著录。1912年,《敦煌石室经卷总目》编撰完成,中国国家图书馆因此成为敦煌文献四大收藏机构之一。

            1931年,集数年编纂、众人之力而成的《敦煌劫余录》问世,陈寅恪在序言中所题“敦煌者,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”不仅呼唤和激发了国人;ざ鼗臀奈锏囊馐,也向全世界传达了中国的愤怒与不满。

            收归国有,迎来新时代

            1941年中秋节,敦煌莫高窟突然迎来了当时的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。正在莫高窟临摹壁画的张大千陪同其参观。两位相差20岁的“大胡子”走过藏经洞和第285窟(华尔纳曾想将该窟壁画全都剥走),面对优美异常、无与伦比的壁画、彩像及无人管理、修缮,日渐荒凉的莫高窟现状,他们既兴奋又焦虑。

            当晚,张大千与于右任就莫高窟的价值与;の侍馓致凵鹾。张大千建议国家将莫高窟收归国有,建立相关机构管理、;、搜集、整理、发掘、研究和宣扬敦煌文物艺术。于右任提议成立敦煌艺术学院,聘请张大千为院长,可一向闲散惯了的张大千极力推托院长一职,两人对成立敦煌艺术学院倒是达成共识。

            敦煌一行结束后,于右任沿河西走廊继续考察,沿途演讲内容大多与敦煌有关。在兰州的欢迎会上,于右任说:“敦煌壁画的笔力、笔势真是优美异常,无与伦比,它是东方民族遗留下来的瑰宝,实在有大力研究、妥善保存的必要!彼亩啻魏粲踉谛挛沤绮撕艽蠓聪。有了受众及舆论的支持,于右任回到重庆后当即向国民政府呈交正式提案,提议“设立敦煌艺术学院,以期保存东方各民族文化而资发扬事……”。

            这一提议不久获得通过,但教育部因体制等原因,不便设立学院,而改设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,由时任教育部美术研究委员会委员的常书鸿主要负责筹备工作。

            1944年2月,敦煌艺术研究所正式成立,常书鸿被任命为所长,一个新的时代就此到来。从此,常书鸿将其一生都奉献给敦煌艺术研究;さ裙ぷ,被人们称作“敦煌的守护神”。

            76年前的“敦煌热”

            在于右任的提议下,教育部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来到敦煌莫高窟进行考察和临摹,获得了大量宝贵的一手资料?疾焱潘娜送踝釉、卢善群、雷震、邹道龙均受过中国与西方高等美术教育。与张大千力图恢复原有壁画“匠气”和“火气”不同,他们以如实再现壁画现存陈旧色彩和残破原貌为临摹原则,注重对象的客观现实性,为通过图像进行研究的学者提供了翔实的形象资料,再现了20世纪40年代初敦煌壁画的现状。

            1943年1月,西北艺术文物考察团在重庆沙坪坝举办了第一次敦煌艺术展览,场面火爆?贾簧枰患湔故,后因参观者太多导致展览无法正常进行,教育部又决定在中央图书馆单独展览一星期,共计3万人参观。据《大公报》报道,“观众自早至晚,拥挤异常,六朝绘画陈列室内,观者对我国古代艺术作风气魄之伟大无不惊奇!

            一年后,在重庆举行的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展将“敦煌热”推向高潮。门票虽然高达50元法币一张,但售票处常排长龙,有时竟长达一里多。后来成为敦煌研究院院长的段文杰当时27岁,还在国立艺专求学。他第一天去看壁画展没买到票,第二天专门起了个早跑去买票才得以看成!坝腥怂滴沂强戳四谴位购蟛疟晃蕉鼗屠吹,事情的确是这样!倍挝慕芎罄椿匾涞。

            壁画;、修复技术走向全国

        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,敦煌艺术研究所更名为敦煌文物研究所,并把修复病害壁画作为;さ氖滓ぷ,这是我国最早从事石窟及其壁画等文物;さ淖呕。

            上世纪50年代,莫高窟的主要照明工具是煤油灯,进洞窟工作只能用汽灯补充光线,主要是考虑油烟会熏坏壁画。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,工作人员临摹了大量壁画,这些临摹作品到国外展览,轰动了世界。1954年,常书鸿去北京开会,带回一辆文化部发的吉普车,后面还挂着个拖斗,拖斗后面挂着一台3000瓦发电机?墒钦饬境等炝酵返鼗,又缺少国外零件维修,实际上研究所还是靠煤油灯照明。等到研究所真正通电时,已是上世纪80年代。

            1951年,文化部派专家对莫高窟进行了全面考察,并拟定了长远;す婊,将壁画塑像的修整工作列为重点。在常书鸿的指导下,窦占彪等;と嗽辈捎帽哐丶庸、泥浆粘贴、铆钉加固的方法,对莫高窟几十个高层洞窟的壁画大面积脱落进行了修复加固,有效地;ち舜罅勘袅偻崖涞谋诨。经过60多年时间的检验,证明这种方法对;け诨切兄行У。

          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0)
          0%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0)
          0%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哪里有赛车群玩